0

河南清廉紅色教育培訓中心

  • ceshi6

探尋******中國化的歷史路標——《馬藏》誕生記

發布時間:2019/5/6 9:09:20 作者:轉載自--光明日報

有這樣一項學術研究,它的進展牽動******的關切,因為它“非常有意義”;有這樣一項學術使命,中國學者矢志為世界貢獻屬于中國的思想智慧,讓中國話語更具影響與力量……


今天,這項謀劃20年完成的宏大工程初戰告捷——由北京大學******學院組織編纂的《馬藏》首批成果公之于世,這是約50名學者近4年的心血與智慧的結晶,更是當代中國和世界******研究的重大學術性成果的全面、立體呈現。


為什么要編《馬藏》


《馬藏》有多重要?


2018年5月2日,******考察北京大學時,專程來到******學院參觀《馬藏》編纂成果展覽,詢問其進展情況,并稱贊這項工作“非常有意義”。


引起學界重大關切的《馬藏》,究竟是什么樣的工程?


圍繞“馬院姓馬,在馬言馬”的鮮明導向和辦學原則,北大******學院提出了旨在加強******學院學科建設的若干重大舉措,而《馬藏》是其中最重要也是最浩大的工程之一。


“《馬藏》是對******形成和發展過程中相關文獻的匯集與編纂,旨在通過對文獻的系統整理及文本的再呈現,把******在中國和世界傳播與發展的相關文獻集大成地編纂薈萃為一體。”北京大學博雅講席教授、《馬藏》主編顧海良的回答簡潔明了。


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、《馬藏》副主編孫代堯表示,我國學術界,***今尚未有人將******歷史發展的相關文獻系統地搜集、匯總、整理并出版。尤其是關于******在中國的傳播與發展的文獻編纂,這一應該且只能由中國人完成的工作,此前也沒有令人滿意的成果。


“19世紀末20世紀初,在西歐國家廣泛傳播的***思想借道***等國傳入中國。***思想一經傳入,迅即推動了中國思想界的革新,并為其后的******奠定了思想和理論基礎。”在《馬藏》編纂與研究過程中,北京大學******學院博士后、助理研究員裴植也發現,對于***初入中國時的傳播狀況,當前學界尚無全面系統和深入的研究。


編纂《馬藏》成為共識,北大自然成了牽頭承擔研究重任的不二之選。北京大學******學院原執行院長孫熙國解釋道,北大是中國******的發祥地,是***最早的******,是******思想***理論課的誕生地,有著******研究和傳播的深厚歷史積淀和文化傳統。編纂一套系統呈現******在中國傳播、扎根和發展的歷史文獻典籍,推動21世紀******理論發展,深化******理論學科體系建設,是北大應當肩負的使命和學術擔當。2015年年初,北大啟動了《馬藏》編纂與研究工程,由******學院負責具體實施。


《馬藏》解決了什么


為了使編纂工作精益求精,《馬藏》團隊這幾年基本將全部精力撲在了這份事業上。一個星期兩到三次例會雷打不動,隨時跟進《馬藏》研究的相關情況。對于研究進程中出現的問題與困難,隨時溝通隨時解決,甚***對注釋的語言表述、插圖目錄和內容、原書表格的轉換、編者說明等諸多細節都提出了標準與要求。


由于早期關于******的傳播文本太多,時隔年代久遠,因此在搜集資料過程中存在很多難題。《馬藏》團隊成員孫代堯、李翔海、鞏梅、劉慶霖等跑遍了全國各大圖書館和檔案室,在國內外相關文獻單位支持下,他們先后收集到19***前******在中國傳播的原始文獻包括著作40余部、報刊文獻數百篇。為了更全面地匯集文獻,《馬藏》團隊去年還進行了全國重點地區文獻普查,足跡遍及湖南、湖北、廣東、廣西、上海、香港等地。


此外,《馬藏》團隊還前往“文獻富礦”***考察。慶應大學圖書館、東洋文庫、亞洲經濟研究所圖書館、東京都立中央圖書館、***國立國會圖書館、早稻田大學圖書館等文獻機構都留下了他們查找文獻的身影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在***多地的探訪,讓他們收集到了清末民初出版的珍貴文獻若干種。


在北京大學******學院教授仝華看來,雖然學術界對******在中國早期傳播史的研究給予了越來越多的重視,但在這方面,仍然有大量文獻資料需要我們不斷挖掘和整理,而已經挖掘出來的一些原始文獻,由于種種原因,在利用的過程中,多有訛奪、失真的現象發生,造成了有關歷史和理論研究的結論失于準確,缺乏說服力。


陜西師范大學******學院副教授、《馬藏》團隊成員王保賢舉例說,“比如1902年,由上海廣智書局出版,島村滿都夫著,趙必振翻譯的《社會改良論》,在關于******、***思想在中國早期傳播的研究中,長期以來都被國內學術界當作‘***出版物’看待。我們通過研究發現并非如此,進而否定了這一結論。將該書收入《馬藏》,可以生動反映出百年前***思潮傳入中國時國人的思想認識水平,有助于讀者較為直觀地體會當時中國思想文化界的實際情況,并通過比較進一步加深對******、***的理解,提高辨別真假***的能力。”


還有一個細節。在早期的文獻中,類似于***、***等人名,布魯塞爾、倫敦等地名,都有多種甚***數十種譯名,“因此,我們制定了要求和標準,對于翻譯進行統一規劃。”北京大學******學院副教授馮雅新說。


“《馬藏》的推進不僅要厘清一些長期以來以訛傳訛的問題,也要給國內外學者***更加便捷、準確的材料。”在顧海良眼中,《馬藏》研究還有更重要的作用與意義,“編纂《馬藏》時,我們不僅聚焦***思想本身,也非常重視挖掘和呈現思想形成的過程,在厘清******中國化文本理路中,探尋******中國化的歷史路標。”


怎么用《馬藏》


“《馬藏》不是簡單的數據匯編或者是對原有文本的***,而是強調對所收文本進行必要的研究、考證、注釋和說明,以凸顯《馬藏》匯集與編纂為一體的學術特色。”《馬藏》總序這樣寫道。


“因此,文本呈現是《馬藏》編纂與研究的首要工作。”北京大學******學院黨委***孫蚌珠介紹,在文本呈現的基礎上,《馬藏》以頁***釋的方式,對原書中的人名、地名、著述、歷史事件、組織機構進行注釋介紹,對原書中書寫、翻譯、排版錯誤進行更正,對于生僻字、異體字、通假字、過去經常使用現在很少使用的字詞用語進行說明。在此基礎上,再進行文本評述,以“編者說明”的方式對文本形成的流傳過程進行描述,包括介紹底本的原貌、作者、譯者、出版機構、歷史背景、不同譯本和版本演變情況,還包括文中涉及的重要概念和史實、文本傳播狀況、文本的思想傾向等問題。


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豐子義強調,《馬藏》編纂的意義不僅僅是******在中國傳播歷史的文獻資料匯編,也將對研究中國近代思想史產生重要的影響。


“我們的工作就好像是‘挖煤’‘洗煤’‘煉煤’。”《馬藏》團隊如此形容自己的研究——“挖煤”是前期尋找文獻,“洗煤”是對收集的文獻資料進行匯編,而“煉煤”,就是對《馬藏》進行持續研究,建設好《馬藏》文獻中心,為眾多學者***一個權威、全面的平臺。


正如顧海良所說,《馬藏》工作的成果不僅體現在文本成果中,還應當反映在后續的研究成果中。“我們的研究工作應當超越現有的研究模式,發掘出近代以來以******為代表的世界先進文化在中國傳播的更深層次的規律性,提升******傳播史的學術地位和學術影響。”


對于這項研究工作,顧海良有更長遠的規劃。他認為,《馬藏》研究是一項開拓性的工作,文化史、思想史的研究不能脫離當時整個社會經濟發展的大背景,需要突破單純的“感想式”研究模式,拓寬研究視野,提高研究深度,把******中國化早期思想研究發展成為一門新的學科。


記者還了解到,《馬藏》編纂和研究工程還有一個宗旨,就是促進******理論學科和相關學科的人才培養。北大將通過《馬藏》工程,加大******理論和相關學科博士生、博士后人才的培養工作,讓參與《馬藏》編纂和研究工作的年青一代,不斷提高學識學養,提升研究能力和研究水平,將來成為******研究學界、其他哲學社會科學界的領軍人才。通過《馬藏》工程,北大將聚合一大批國內外優秀學者,形成有特色的研究群體,遠期目標是形成影響世界的學術流派。


(轉載自--光明日報北京5月4日電)


分享到:
更多...

上一條:清廉紅色教育大別山精神培訓_黨員干部培訓班順利開班!
下一條:財政部召開五四青年座談會

安徽快3助赢软件